记者联系上小宇的父亲

2020-05-23 23:04

有人来关心,他会撒娇、藏猫猫或坐进购物车,让人推着他在超市里走

小宇上过学,寄宿制,“二年级时从学校跑出来了。”至于原因,他没说。“爸爸赶我走,说走了就别回来。”他说他爸爸就住在附近,“爸爸说,只要让他知道我在他家附近,他就搬家。”小宇想妈妈,“爸爸带我去找过她,她带着哥哥过,哥哥长大了,她不要我。”他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上学,“我不能总这样,只有好好上学,将来才能找到好工作。”说这话时,他的表情像个大人。

现场 吃百家饭,穿百家衣

身世 父母离异,奶奶病逝

父亲 这孩子不能一说就走

小宇比同龄人显得成熟,善于待人接物,语言表达能力强。他说,他今年9岁,天津市人,父母在他一两岁时离婚,他被判给父亲。“我跟爷爷奶奶过,三年前奶奶去世,爷爷让爸爸把我接走,说奶奶是被我累死的。”

按照居委会提供的号码,记者联系上小宇的父亲。这位40多岁的男子称,他的企业效益不好,每月只开一千多元。“我身体不好,还经常加班,孩子只能托给爷爷奶奶,三年前,奶奶因心脏病去世,爷爷说是帮我带孩子累的,为这,我们爷俩也闹僵了。后来我送他去寄宿学校,可他太淘气,在学校惹祸,我想过把他过继给他姑姑,可他在人家家里又惹祸,大姑父也被惹急了。”

他知道一碗米线9元钱,好心人买了碗加面的,店主报价13元,他立即提出来:“不是9元吗?”“他经常来,只要我在,就给他买饭吃,旁边商家也给他买。”宋女士说。平时小宇把超市购物车当玩具,掀开挡板坐上去,用腿滑着跑。他喜欢瓶装观赏鱼,看看又放下,“我养不起,它要吃很贵的鱼食,我自己还没饭吃……”“这孩子缺人疼啊。”宋女士说。

中央彩票公益金项目天津法律援助站的王西平律师称,父子关系不能放弃,小宇有父母,不是孤儿,也不符合社会福利院的收养条件。“如果他父亲有抚养能力却不履行义务,可由其母或当地妇女儿童保护机构代为追究其父的法律责任,如果其父丧失劳动能力,可向法院提起变更抚养权。”王律师还说:“如果他父母双方均同意并办理合法手续的话,小宇可送由好心人收养。”

一身单裤褂,光脚穿一双大很多的球鞋,露出脚踝上黑色的泥……这是记者在北辰区宜兴埠见到的9岁男童小宇(化名)。据知情人介绍,他已独自在外流浪很多天了。在附近做生意的热心市民宋女士一直帮助小宇,前天,她给本报打来热线说:“天越来越冷,孩子穿得又单薄,谁能帮帮他啊。”

他喜欢看书,经常从书架上拿来带拼音的童话,看完一本再拿一本。昨天下午,小宇哭着给本报记者打电话说:“我想让爸爸放弃抚养我,我想去孤儿院。”

张先生承认,他说过“走了就别回来”“让我知道你在附近就搬家”之类的话。他说:“那都是气话。”张先生说,今年4月的一个周六,他在单位加班,小宇把家里的钥匙丢了,张先生责怪了他几句,他一走就没回来,在外一呆四个月。“我找过他,他一看见我就跑,我有腰椎间盘突出,心脏也不好,哪追得上。”10月,张先生“偶然碰上他,他才回家。谁知就住了三两天,他又走了”。张先生称,他不是不尽义务,但他得听话,否则“谁愿意管谁管”。

律师 父母均同意可送养

前天中午,记者在宜兴埠看到小宇,他比同龄人略显瘦小,衣服穿在身上,已经小了,都是好心人送的。小宇手里有袋包子,是宋女士为他买的,中午吃了一顿,剩下几个晚上吃。附近常有人跟他打招呼。“你妈妈来看你了吗?”“你爸爸有没有来找你?”小宇不吱声。

 
;